某网站发表了如下一篇文章 几十年间,澳媒文章:中国和疫情让美国扔掉“里根手册”

澳大利亚新日报网站7月11日发表一篇文章称,中国和疫情让美国扔掉“里根手册”,作者为该报专栏作家艾伦·科勒。全文摘编如下某网站发表了如下一篇文章 几十年间:

上个月,拜登领导的白宫发布了一份长达250页的文件,并且取了一个笨拙枯燥的题目——《建立弹性供应链,重振美国制造业,促进普遍增长。第14017号行政令百日审查》。

事实上,它表明美国迎来了又一个“卫星时刻”。1957年10月,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,震惊了世界,也惊呆了美国。

约翰·肯尼迪1961年就任总统后第一件事就是大幅增加美国在太空技术上的开支,目的是赶超苏联。20世纪60年代,超过10%的联邦开支(相当于GDP的2%)用于研究技术,今天这一数字为GDP的0.6%。1969年7月,尼尔·阿姆斯特朗和巴兹·奥尔德林登上了月球。

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大多数产品——互联网、计算机、手机、硅谷以及美国的技术优势——都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政府拨款激增。

在政府突然支持技术发展之后,林登·约翰逊于1964年推出了“大社会”计划,也被称为“向贫穷宣战”计划。约翰逊扩大了政府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作用,通过了一系列旨在减轻贫困的法律。

在美国经历了水门事件的创伤和吉米·卡特的一届任期后,里根在1980年当选总统,这代表了美国对肯尼迪和约翰逊奉行的大政府政策的拒绝,并开启了数十年的“新自由主义”——即通过减税和公共开支以及私有化来推行激进的小政府。

在里根发表就职演说27年后,全球金融危机推动另一个方向的转变。世界各国政府和央行当时不得不介入,成为资本主义失败的解药——这是一项金融“新政”,至今仍在通过财政货币刺激政策继续实施。

特朗普试图逆转政府的崛起,让美国再次实现他眼中的伟大,如果他当政客的水平能赶上里根的一半并获得连任,那他本来可能会成功。但像卡特一样,他只有一届任期,没有完成他的计划,被一位信奉大政府的民主党人所取代。

这一次,美国试图追赶的不是俄罗斯,而是中国,而且这一次的标志不是一颗卫星,而是火星上的机器人。继“祝融号”火星车5月取得成功后,中国现在表示将计划在2033年开展载人登陆火星任务。美国航空航天局(NASA)现在也有这个计划。

乔·拜登似乎同时受到肯尼迪和约翰逊的感召。在1.9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和1.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之外,上月发布的这个报告基本上是这样说的:“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,那就加入他们吧。”

与拜登的其他大型项目不同,这项计划没有总金额——它基本上是一项没有上限的拨款计划。

在半导体方面,报告说,美国本土生产的半导体占比已经从20年前的37%降至如今的12%。报告建议政府至少投资500亿美元,阻止进一步衰退。

在电池方面,报告建议拨款50亿美元为联邦车队配备美制电动汽车,并投入150亿美元用于建设国家充电基础设施。

关于药物学的建议很广泛,报告认为指望每一种药物都在美国本土生产是不可行、不可取或不现实的,所以计划与伙伴合作发展一条供应链。

“里根主义”过了一段时间才抵达澳大利亚,原因之一就是当时澳大利亚有一个工党政府。在美国的路线发生大逆转之时,澳大利亚的执政党用的仍然是“里根手册”。因此,如果政府没有变化,“拜登主义”可能需要同样长的时间才能影响澳大利亚。但如果说有什么变化,那就是“新手册”已经出炉了。

来源:参考消息网

新概念作文十年精选・女版(第一部分)

作者: 9112245 ; 发表日期: 2008-08-01 16:50 ; 复制链接; 论坛模式

序:

1998年-2008年,整整十年,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至今已经完满地举办了十届。从当初的一个杂志社发起的作文赛事蹒跚起步,发展到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作文大赛,在教育界及文学界具有深远影响。新概念的历程,见证了\”80后\”中国原创青春文学的发展与崛起。十年间,从新概念的获奖者中,闪现出无数文学新星。像韩寒、郭敬明、张悦然、刘嘉俊、李海洋、刘卫东、白雪这些青春文学的领军人物,皆出自新概念。\”新概念\”因此成为青春文学的一种标志。

因为新概念作文大赛开办的时间–1998年,也因为新概念提倡的理念–新思维、新表达、真体验,使得新概念与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一批作家有了不解之缘。这些年轻的作者通过新概念发现,在沉重的课堂之外,他们还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而且能得到专家们的认可。这无疑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创造力与想象力的解放运动。这场解放运动过于盛大,以至于\”80后\”这个简单的标签,肯定是不能完全描述整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群体的创作特征的。在时代的烙印之外,我们发觉\”80后\”与\”70后\”、\”60后\”没什么两样,\”人性\”拥有的一切,他们都拥有。写作方式及创作思想的改变,使得他们的作品显得百花齐放、姹紫嫣红。写作在失去了其在课堂上的八股形式之后,向着\”人的文学\”和\”人文的文学\”回归。

以纪念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举办十届为契机,我们在十届获奖者众多的新作中,经过严格筛选,编辑出版了本书。本书的出版,是对获奖者的最新创作进行一次全面的展示与总结。本书分为\”男版小说典藏\”和\”女版小说典藏\”两本,基本囊括了当代最活跃的\”80后\”作家,可以说是青春文学最强阵容的一次华丽现身。其文字或豪放或婉约,或华丽或质朴,在他们的笔下,青春与爱情、命运与理想,成为一场美不胜收的盛大的文字之旅。

在编辑过程中,李傻傻、金瑞锋是两个\”非新概念\”出身的作者。前者是80后实力派的代表性人物,以老到辛辣的语言着力书写流行之外的残酷但真实的青春著称;后者可能相对大家来说陌生了一些,他是所有青春文学中的异类,以一颗孤独鬼魅的心灵,默默地探索着文字与思想撞击的无限可能。两者在文字与思想表达上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,代表着青春文学甚至是文学的某一个方向,这是编者将其破例入选的理由。至于对一个小说的选本,为什么要收入刘卫东的两篇散文,读者只要沉下心去读一下刘的作品,相信就能明白编者的坚持。以编者有限的阅读,是将刘卫东视为\”80后\”最有精神底气与文化底气的作者。因为他,\”80后\”这个群体,将显得更加灿烂夺目。

我们的青春文学,曾经受过强大的哈韩文化的侵袭,也曾沉迷在对历史的戏仿中不能自拔,这些难以言说的彷徨,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–原创性的严重缺失。但在商业文学的大潮中,始终有一群单薄却坚定的身影,他们用自己的寂寞为文学证名,用自己的实力为青春放言,也用自己强大的思想为时代烙印。此书的出版,正是为以上精神留下文本的佐证,同时借此也向那些坚持本土的、原创的青春文学作者致敬。

附件: 新概念作文十年精选・女版(第一部分).txt (182 K)

共3条回复

9112245 发表于 2008-08-01 16:52 #1

试阅:

白雪:花妖(1)

白雪

1984年生。第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。\”80后\”唯美派和悲情派的代表人物,被小作家联盟网站评为中国十大小作家排行榜(女榜)第二名。著有长篇小说《任年华折裂》。

☆ 作者自述

我可以趴在地上几个小时不动地写一个故事。没有桌子的生活,我可以回归原始。我要写小说,要一直写下去,我什么都没了,右手还能动。别笑我,我不够先进,带着乡土气,不上劲的气息,电脑摆在面前,可是只能用手写。原来全部的灵气在右手上。

☆ 主编点评

看白雪的作品,我们发现,她一直在用她雪一样冷清的心在文字中飘然起舞。她波涛澎湃的心,用缠绵、奇妙和瑰丽的语言绘成了一幅幅长卷,她的文字她的心就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,把读者淹没其中–跟着她的气息,或流泪、或流血、或窒息、或汹涌、或折断、或碾碎、或悲伤、或痛苦、或……让人撕心裂肺和无法自拔。

花 妖

(一)秦汉

少年秦汉第一次对于灾难的体验是在他六岁那年。

天空中残留着农历除夕特有的喜庆气息,鞭炮的炸裂,南绝岭人家隐约的灯火,暧昧而温情。秦汉站在自家大院中,仰着脸看夕阳中逐渐黯淡的云朵,他恍惚觉得他的灵魂轰然洞开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击了他。他的心变得狂躁不安,他开始在院子中四处转着,然后他奔跑起来,任呼啸而过的风将他的衣衫掀翻。

秦汉最终在小镇中那条路的尽头停下,他蹲下身去,抓起两手的沙土塞满了双耳,他张着嘴,痴痴地摇着头,面色中露出了莫名的恐惧和对未来的感知。一群黑鸟扑着翅膀哗啦啦地飞过他的头顶,他挥舞着双臂高声呼喊着,远离我,远离我!他不知道,那时他的身体就像一个苍凉的惊叹号。

秦汉呼喊着远离我,远离我。然而有些事情最终按照宿命的轨道席卷而至,宛如时光不可替代。

当父母的身影出现在远方时,秦汉的面容松弛下来,他渐渐恢复平静,面带着微笑向父母的方向走去。但他始终不能为刚才那种不祥的预感而释怀,他缓慢地拖着步子,面向那属于他父母的最后彼岸。

秦汉终于看清楚了,他的父母在奔跑,疯狂地奔跑,亡命地奔跑,背后有几个黑衣大汉正挥舞着刀戈追赶。秦汉愣在原地,他再次抓起两把沙土塞满双耳,他以为这是结束,其实这仅仅是开始。待父母奔跑到秦汉身边的时候,他们被追赶上了。黑衣大汉扬起锋利的刀,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。秦汉看见鲜艳的血染红了白荒荒的漠土,龟裂的土地得到了湿润的抚摩,瞬间绽放出了欣慰的血红色笑容。

父母面朝着秦汉倒下,他们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,只呆呆地望着他,目光中流露出了绝望与太阳的温暖。秦汉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,他不停地摇晃着头,趔趄地向后退了几步,他嘴里低吟着,远离我,远离我。那个时候,某一只孤独的黑鸟在夕阳残照的西天边发出低沉的哀号。秦汉低下头去,艰难地思索了一会。他想,它哭泣了。

这是少年秦汉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他与他们近在咫尺,却连伸出一只手挽留他们的力气都没有。秦汉看着那两张惊恐地张大了嘴、目光凄惨的面庞,他立即能够想到六年前母婴分离的那一刻,生命的感知,流血的母体,还有他脆弱的头颅离开了温暖的子宫。秦汉走到那两张面庞前,轻抚着他们伤口边缘的血液。秦汉想,还是来了,这一切终于到来。

一个黑衣男子走到秦汉身边。秦汉仰起脸看着他,面容中没有一丝愤恨。他突然抓起秦汉的手,目光开始倾泄海水一般深深的愧疚。秦汉一下子记住了这张面庞,白皙的、瘦削的,秦汉看见他泪流满面,他低吟着,他们没钱,根本没钱。那男子的两腿顿时软了下去,他双膝就如泪珠一般瞬间砸在南绝岭这片神奇的漠土之上,留下了一些铿锵的沙痕。秦汉觉得它们像伤口一样,凛冽而隐忍。

秦汉的童年就这样过去了,残留了些许的鲜血,些许的灾难。

南绝岭是一个坐落在湘西的小镇,四面环山,常年湿润,信息闭塞,与外界几乎没有联系。秦汉在1904年的秋天出生在这个小镇中,对于那个年代,秦汉没有一点感知。他只隐隐觉得,那是命运的轮回,交错,还有宿命的流转。

秦汉会一直记得他在1910年第一次见到师傅秦楚的那一天,那个不满三十岁的男子面色柔弱,眼波流曳。秦汉偷偷地看他,他的眼角流露着女子的妩媚。秦汉惊叹,他美,他真的美。

秦汉自此跟着这花旦名角秦楚学习唱腔。秦楚每日花很长时间把自己装扮成女子的模样。秦楚说,你试试看,你可否看到了妲己褒姒或玉环或飞燕的笑容?

秦汉流着眼泪后退,他大叫着,我不是,我不做这个!然后他疯了一般跑出戏班,奔到那条浸过他父母鲜血的路的尽头。

秦楚冷眼瞧着他的背影,不动声色地说,总有一天,你会习惯这一切。

少年站在大山的出口处,他仰起头,阳光把阴影投射到他的双眼中。他闭上眼睛,泪不自觉地涌了出来。他慢慢地蹲下身去,抱紧头,面对着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的南绝岭默无声息地哭泣,他的双肩在瑟瑟的秋风中孤独地颤抖。他觉得他别无选择,他觉得他没有退路。

第3节:白雪:花妖(2)

黄昏的时候,秦汉回到了戏班,他对着师傅磕了三个响头,语气决然地说,我不跑了,再也不跑了。六岁的孩子,言语中已经有了这样的坚定和绝望。

秦汉十六岁的时候,秦楚正式退居幕后,他每日研究一些歌谱词律方面的内容,深居简出。他看着秦汉这孩子十年来的成长,只觉得秦汉灵性太高,会镇着自己。但他始终默默地帮着秦汉,他期待着他替他创造花旦的奇迹,压了这股邪气。

是的,邪气,唱花旦的男子必带邪气,必遭诅咒,任是谁也逃不了的。秦楚苦苦地守了多年,抗了多年,最终在他四十岁的那一年遭遇了一切,然后一触即发,覆水难收。

四十岁的秦楚,依然是容貌绝代的男子,因为花旦的身份,他不敢爱任何女子。他只记得年轻的时候他见过一个穿杏黄色衣服的姑娘,他跟了她半里路,然后那姑娘转过身泪流满面地说,楚,我知道你是楚,你是花旦名角秦楚。只是你我是断了缘分的人,你若不唱花旦,我此生嫁定你,现在却是悔之晚矣。

那姑娘在第二日沉湖自尽。秦楚隐约记得,几年以来他的戏台之下,似乎始终有那一片杏黄色在晃动。

秦楚在他四十岁的这一年遇见了药铺老板慕中阳。秦楚胸闷心烦已有多日,郎中看不出病因,耽搁了半年,反倒更甚了。他已略有放弃,只径自去药铺抓一些药来,吃了便罢。

他对药铺伙计讲了病状,说只要安神定气火道稍淡的药即可。谁料有个声音在身后响起:秦先生这病,恐怕非药能够根治的。

秦楚回过头去,看见药铺老板慕中阳。只知道他早年中过秀才,跟笔墨打交道半辈子,后来走了仕途,命运就此多舛起来,因医药是祖传的,就又操起了旧业,来小镇南绝岭已是两年有余。秦楚道,依慕先生看,我这病可有治?

对于自己的身体先生应当比我清楚,自古心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好比一杯茶,我端给你,你喝了它,毋须多言,也就尽了我的意了。旁人断不可随便掺和的。

秦楚这才仔细看了慕中阳,他面貌英武,剑眉挺鼻,一举一动不像文儒,反倒是一派武官的豪气。秦楚感觉心底有什么突然潮湿了起来,面前的这个人,好似一下子看透了自己的灵魂一般。他几乎失控地去抓那中阳的衣袖开始摇晃道,慕先生救救我,救救我!

中阳心里道,这男子,我两年前看他舞榭歌台之上的风情哪里去了?

关于慕中阳的这段往事,秦楚亲口对秦汉讲述的只有这些,其余的,全是秦汉亲眼所见,亲身所感。他记得师傅秦楚与慕中阳就此熟识起来,来往了好一阵子,关系甚密。直到有一天秦楚突然对他说,你若决定走花旦这条路,就得承受人世间的一切苦,一生都不许悔,并且得断了你的爱,绝了你的欲望。

十六岁的少年秦汉愣在原地,他不懂得断了爱绝了欲望的生活该是如何,他只知道自秦楚与中阳相识以后,他师傅的面容愈发空洞。他在深夜起来给自己泡一杯茶,他痴痴地重复着中阳的那句,我端给你,你喝了它,也就尽其意了。

秦楚在不久之后坚决地告诉秦汉,以后那慕中阳慕先生断不可再进我秦家门,你替我拦着他!

中阳来了,中阳还是来了,中阳带着他的茶来看秦楚了。秦汉无奈地将他拦在门外道,慕先生,我家先生说不想再见您,请您告辞。

中阳面色凝重地望了望秦汉,他黯然地拿出他带来的茶,黯然地说,告诉你家先生,这丁忧茶是安身定气的,还可以解暑。这一道玫瑰花茶,色味浓厚甜腻,可以辟邪,但你家先生的身体,不宜多饮。好孩子,替我好生看护着他。

秦汉抬起头,凝住目光盯着中阳。他在中阳的双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神采,他分明看见什么什么点燃了,又有什么什么熄灭了。秦汉那日已经知道,只是他不敢说出口,这火焰,就叫做爱情。

中阳走的时候,转过头来又看了一眼秦汉。那样意味深长的一眼过后,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:孩子,你真像楚,你将来会替他毁了这个丑恶的世界。

▲虹▲QIAO书吧▲

第4节:白雪:花妖(3)

慕中阳就此消失,他的药铺也随着他,迁离了小镇南绝岭。那是1920年的秋天,四十岁的秦楚病情就此加重,他终于死在年末。秦汉明白,他死于爱欲的折磨,那欲说还羞却又欲罢不能的爱。

师傅过世后很久,秦汉依然被年少时所遭遇的这段往事困扰。他记得师傅病重期间一再告诫他的,莫沾它,莫沾它!秦楚仿佛知道这个\”它\”指的是什么,却又不是完全清楚,他如从前一样喜欢在心底埋藏一些什么,不愿说出口,也不敢说出口。他怕某些真相会连他自己的心一并触痛。

只是秦汉后来还是沾了。他沾了它,并且深刻地沾了它,他替唱花旦的男子第一次这样淋漓尽致地承受了一遭。

秦汉最初见到灵异女子西夏的时候,是在宋家为庆祝寿典而搭起的戏台上。他早就听说南绝岭小镇中有这样一个女子,来历不明,父亲可能是满人,长年神色痴迷,给别人做蜡染衣服营生。

那日西夏伫立在人群中,穿一件桃红色的上衣,样式花色并不繁复,只是看起来刺眼。她身材灵秀,脖颈像白玉兰一般挺得笔直,双目炯炯,愣愣地望向戏台上的秦汉。秦汉从人群中把她一眼挑出。秦汉觉得她是一块失了光彩的美玉,眼珠是黑玉,嘴唇是红玉,面容是清亮柔细的白玉。秦汉记住了这张失魂的面庞,他分明看出她的双眼中有情欲划过的流光溢彩,她应当有怎样繁华的过往,她却即将全部忘却。

黄昏的时候,秦汉和小镇中的富家子弟一起吸鸦片。这是他生命中的另一种需要,鸦片能够叫他洞穿戏曲看到灵魂翩然飞舞的姿态。他开始向周围的人群暗暗地打听西夏,他逐渐知道了关于西夏的更多的事情。

在这一群男人的口中,西夏以一个媚惑的形象出现。她常年穿着自制的蜡染衣服,满头凌乱的长发披散着,露一脸莫名的笑容,在小镇中苍凉地行走。多数时候她像一只倦怠的猫,面色疲惫,连开口讲话的力气也没有,她带着她满身的华丽,却从骨子里往外倾泄大片的忧伤。但是,毕竟有少数人见过西夏热烈而疯狂的一面。那些男人们,那些纵酒狂歌,那些空虚度日的男人们,对西夏的这么一个反常的形象保持讳莫如深的态度。也许一切,不过是为了证明,这个叫做西夏的血统不纯正的女子,也曾炽烈灼烫地燃烧过。她尖叫着期待这样一种燃烧,一种生命的放纵,她并不知道,她的面庞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呈现一种死亡的绯红。

西夏的染坊在小镇边缘的山岗后。那山岗因为她的居住,因为她彩色的染料废水的灌溉,生长出一大片色彩纷复、花瓣硕大的花朵。那是一些鲜艳得有些诡异的花朵,香气浓郁而剧烈,人闻过以后都会产生奇妙的幻听。这时候小镇中的人们都不知道,这种花朵,就是传说中的可以见到前世今生的罂粟。而小女子西夏,俨然成了第一个把灾难播种进南绝岭镇的罪人。

也许所有人都会记得1920年某一个初冬的黄昏,那是一个寒冷晦涩的日子,天边一定会很配合地出现一朵灾难的阴云。身体中流淌着太过复杂的血统的西夏,在那一日干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,她脱去亲手蜡染的淡蓝色上衣,脱去了遮掩她隐私的最后一件衣服,而在诸多的男人女人们的瞩目中,疯狂地奔跑于小镇中的每一个角落。西夏的目光如烈日一般坦然而伤痛,她带着她那闪着华美情欲之光的胴体,颇有些骄傲自恋的意味。西夏的身体似一朵丰硕甘美的花朵,向外摇曳着醉人的汁水。男子们为她丢了魂魄,女子们为她断了肝肠。她是雪,更是玉。

西夏最终在染坊旁边的山岗上停下,她把她的身体埋藏进罂粟的花枝中,她恬静地微笑,落日的余辉为她镀上了神奇而美好的光环。她忘记了那是寒风开始凛冽的初冬,湘西的初冬更多了一丝缠绵的阴冷。她不知道她红玉一般的嘴唇已经爬满了黑青的忧伤,她不知道她的双肩颤抖得足以将花瓣震裂。

后来是一个没有名姓的男子给西夏送了一件衣服。当他将西夏裹紧,抱进染坊的时候,西夏酝酿已久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。男子抱着女子,纯血的男子抱着杂血的女子,一起穿越飞舞着爱与毁灭的罂粟花地,穿越色彩斑斓的蜡染的大块布匹,穿越因为情到悲处而落地有声的泪水,共同走向某一个未知的彼岸。

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・

说行天下 是非常不错的小说网站大全,值得拥有。

新概念作文十年精选・女版(第一部分)作者: 9112245 ; 发表日期: 2008-08-01 16:50 ; 复制链接; 论坛模式 序:1998年-2008年,整整十年,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至今已经完满地举办了十届。从当初的一个杂志社发起的作文赛事蹒跚起步,发展到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作文大赛,在教育界及文学界具有深远影响。新概念的历程,见证了\”80后\”中国原创青春文学的发展与崛起。十年间,从新概念的获奖者中,闪现出无数文学新星。像韩寒、郭敬明、张悦然、刘嘉俊、李海洋、刘卫东、白雪这些青春文学的领军人物,皆出自新概念。\”新概念\”因此成为青春文学的一种标志。 因为新概念作文大赛开办的时间–1998年,也因为新概念提倡的理念–新思维、新表达、真体验,使得新概念与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一批作家有了不解之缘。这些年轻的作者通过新概念发现,在沉重的课堂之外,他们还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而且能得到专家们的认可。这无疑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创造力与想象力的解放运动。这场解放运动过于盛大,以至于\”80后\”这个简单的标签,肯定是不能完全描述整个80年代出生的作家群体的创作特征的。在时代的烙印之外,我们发觉\”80后\”与\”70后\”、\”60后\”没什么两样,\”人性\”拥有的一切,他们都拥有。写作方式及创作思想的改变,使得他们的作品显得百花齐放、姹紫嫣红。写作在失去了其在课堂上的八股形式之后,向着\”人的文学\”和\”人文的文学\”回归。 以纪念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举办十届为契机,我们在十届获奖者众多的新作中,经过严格筛选,编辑出版了本书。本书的出版,是对获奖者的最新创作进行一次全面的展示与总结。本书分为\”男版小说典藏\”和\”女版小说典藏\”两本,基本囊括了当代最活跃的\”80后\”作家,可以说是青春文学最强阵容的一次华丽现身。其文字或豪放或婉约,或华丽或质朴,在他们的笔下,青春与爱情、命运与理想,成为一场美不胜收的盛大的文字之旅。 在编辑过程中,李傻傻、金瑞锋是两个\”非新概念\”出身的作者。前者是80后实力派的代表性人物,以老到辛辣的语言着力书写流行之外的残酷但真实的青春著称;后者可能相对大家来说陌生了一些,他是所有青春文学中的异类,以一颗孤独鬼魅的心灵,默默地探索着文字与思想撞击的无限可能。两者在文字与思想表达上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,代表着青春文学甚至是文学的某一个方向,这是编者将其破例入选的理由。至于对一个小说的选本,为什么要收入刘卫东的两篇散文,读者只要沉下心去读一下刘的作品,相信就能明白编者的坚持。以编者有限的阅读,是将刘卫东视为\”80后\”最有精神底气与文化底气的作者。因为他,\”80后\”这个群体,将显得更加灿烂夺目。 我们的青春文学,曾经受过强大的哈韩文化的侵袭,也曾沉迷在对历史的戏仿中不能自拔,这些难以言说的彷徨,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–原创性的严重缺失。但在商业文学的大潮中,始终有一群单薄却坚定的身影,他们用自己的寂寞为文学证名,用自己的实力为青春放言,也用自己强大的思想为时代烙印。此书的出版,正是为以上精神留下文本的佐证,同时借此也向那些坚持本土的、原创的青春文学作者致敬。 附件: 新概念作文十年精选・女版(第一部分).txt (182 K) 共3条回复 9112245 发表于 2008-08-01 16:52 #1 试阅:白雪:花妖(1) 白雪 1984年生。第五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。\”80后\”唯美派和悲情派的代表人物,被小作家联盟网站评为中国十大小作家排行榜(女榜)第二名。著有长篇小说《任年华折裂》。 ☆ 作者自述 我可以趴在地上几个小时不动地写一个故事。没有桌子的生活,我可以回归原始。我要写小说,要一直写下去,我什么都没了,右手还能动。别笑我,我不够先进,带着乡土气,不上劲的气息,电脑摆在面前,可是只能用手写。原来全部的灵气在右手上。 ☆ 主编点评 看白雪的作品,我们发现,她一直在用她雪一样冷清的心在文字中飘然起舞。她波涛澎湃的心,用缠绵、奇妙和瑰丽的语言绘成了一幅幅长卷,她的文字她的心就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,把读者淹没其中–跟着她的气息,或流泪、或流血、或窒息、或汹涌、或折断、或碾碎、或悲伤、或痛苦、或……让人撕心裂肺和无法自拔。 花 妖 (一)秦汉 少年秦汉第一次对于灾难的体验是在他六岁那年。 天空中残留着农历除夕特有的喜庆气息,鞭炮的炸裂,南绝岭人家隐约的灯火,暧昧而温情。秦汉站在自家大院中,仰着脸看夕阳中逐渐黯淡的云朵,他恍惚觉得他的灵魂轰然洞开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击了他。他的心变得狂躁不安,他开始在院子中四处转着,然后他奔跑起来,任呼啸而过的风将他的衣衫掀翻。 秦汉最终在小镇中那条路的尽头停下,他蹲下身去,抓起两手的沙土塞满了双耳,他张着嘴,痴痴地摇着头,面色中露出了莫名的恐惧和对未来的感知。一群黑鸟扑着翅膀哗啦啦地飞过他的头顶,他挥舞着双臂高声呼喊着,远离我,远离我!他不知道,那时他的身体就像一个苍凉的惊叹号。 秦汉呼喊着远离我,远离我。然而有些事情最终按照宿命的轨道席卷而至,宛如时光不可替代。 当父母的身影出现在远方时,秦汉的面容松弛下来,他渐渐恢复平静,面带着微笑向父母的方向走去。但他始终不能为刚才那种不祥的预感而释怀,他缓慢地拖着步子,面向那属于他父母的最后彼岸。 秦汉终于看清楚了,他的父母在奔跑,疯狂地奔跑,亡命地奔跑,背后有几个黑衣大汉正挥舞着刀戈追赶。秦汉愣在原地,他再次抓起两把沙土塞满双耳,他以为这是结束,其实这仅仅是开始。待父母奔跑到秦汉身边的时候,他们被追赶上了。黑衣大汉扬起锋利的刀,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。秦汉看见鲜艳的血染红了白荒荒的漠土,龟裂的土地得到了湿润的抚摩,瞬间绽放出了欣慰的血红色笑容。 父母面朝着秦汉倒下,他们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,只呆呆地望着他,目光中流露出了绝望与太阳的温暖。秦汉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,他不停地摇晃着头,趔趄地向后退了几步,他嘴里低吟着,远离我,远离我。那个时候,某一只孤独的黑鸟在夕阳残照的西天边发出低沉的哀号。秦汉低下头去,艰难地思索了一会。他想,它哭泣了。 这是少年秦汉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他与他们近在咫尺,却连伸出一只手挽留他们的力气都没有。秦汉看着那两张惊恐地张大了嘴、目光凄惨的面庞,他立即能够想到六年前母婴分离的那一刻,生命的感知,流血的母体,还有他脆弱的头颅离开了温暖的子宫。秦汉走到那两张面庞前,轻抚着他们伤口边缘的血液。秦汉想,还是来了,这一切终于到来。 一个黑衣男子走到秦汉身边。秦汉仰起脸看着他,面容中没有一丝愤恨。他突然抓起秦汉的手,目光开始倾泄海水一般深深的愧疚。秦汉一下子记住了这张面庞,白皙的、瘦削的,秦汉看见他泪流满面,他低吟着,他们没钱,根本没钱。那男子的两腿顿时软了下去,他双膝就如泪珠一般瞬间砸在南绝岭这片神奇的漠土之上,留下了一些铿锵的沙痕。秦汉觉得它们像伤口一样,凛冽而隐忍。 秦汉的童年就这样过去了,残留了些许的鲜血,些许的灾难。 南绝岭是一个坐落在湘西的小镇,四面环山,常年湿润,信息闭塞,与外界几乎没有联系。秦汉在1904年的秋天出生在这个小镇中,对于那个年代,秦汉没有一点感知。他只隐隐觉得,那是命运的轮回,交错,还有宿命的流转。 秦汉会一直记得他在1910年第一次见到师傅秦楚的那一天,那个不满三十岁的男子面色柔弱,眼波流曳。秦汉偷偷地看他,他的眼角流露着女子的妩媚。秦汉惊叹,他美,他真的美。 秦汉自此跟着这花旦名角秦楚学习唱腔。秦楚每日花很长时间把自己装扮成女子的模样。秦楚说,你试试看,你可否看到了妲己褒姒或玉环或飞燕的笑容? 秦汉流着眼泪后退,他大叫着,我不是,我不做这个!然后他疯了一般跑出戏班,奔到那条浸过他父母鲜血的路的尽头。 秦楚冷眼瞧着他的背影,不动声色地说,总有一天,你会习惯这一切。 少年站在大山的出口处,他仰起头,阳光把阴影投射到他的双眼中。他闭上眼睛,泪不自觉地涌了出来。他慢慢地蹲下身去,抱紧头,面对着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的南绝岭默无声息地哭泣,他的双肩在瑟瑟的秋风中孤独地颤抖。他觉得他别无选择,他觉得他没有退路。 第3节:白雪:花妖(2) 黄昏的时候,秦汉回到了戏班,他对着师傅磕了三个响头,语气决然地说,我不跑了,再也不跑了。六岁的孩子,言语中已经有了这样的坚定和绝望。 秦汉十六岁的时候,秦楚正式退居幕后,他每日研究一些歌谱词律方面的内容,深居简出。他看着秦汉这孩子十年来的成长,只觉得秦汉灵性太高,会镇着自己。但他始终默默地帮着秦汉,他期待着他替他创造花旦的奇迹,压了这股邪气。 是的,邪气,唱花旦的男子必带邪气,必遭诅咒,任是谁也逃不了的。秦楚苦苦地守了多年,抗了多年,最终在他四十岁的那一年遭遇了一切,然后一触即发,覆水难收。 四十岁的秦楚,依然是容貌绝代的男子,因为花旦的身份,他不敢爱任何女子。他只记得年轻的时候他见过一个穿杏黄色衣服的姑娘,他跟了她半里路,然后那姑娘转过身泪流满面地说,楚,我知道你是楚,你是花旦名角秦楚。只是你我是断了缘分的人,你若不唱花旦,我此生嫁定你,现在却是悔之晚矣。 那姑娘在第二日沉湖自尽。秦楚隐约记得,几年以来他的戏台之下,似乎始终有那一片杏黄色在晃动。 秦楚在他四十岁的这一年遇见了药铺老板慕中阳。秦楚胸闷心烦已有多日,郎中看不出病因,耽搁了半年,反倒更甚了。他已略有放弃,只径自去药铺抓一些药来,吃了便罢。 他对药铺伙计讲了病状,说只要安神定气火道稍淡的药即可。谁料有个声音在身后响起:秦先生这病,恐怕非药能够根治的。 秦楚回过头去,看见药铺老板慕中阳。只知道他早年中过秀才,跟笔墨打交道半辈子,后来走了仕途,命运就此多舛起来,因医药是祖传的,就又操起了旧业,来小镇南绝岭已是两年有余。秦楚道,依慕先生看,我这病可有治? 对于自己的身体先生应当比我清楚,自古心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好比一杯茶,我端给你,你喝了它,毋须多言,也就尽了我的意了。旁人断不可随便掺和的。 秦楚这才仔细看了慕中阳,他面貌英武,剑眉挺鼻,一举一动不像文儒,反倒是一派武官的豪气。秦楚感觉心底有什么突然潮湿了起来,面前的这个人,好似一下子看透了自己的灵魂一般。他几乎失控地去抓那中阳的衣袖开始摇晃道,慕先生救救我,救救我! 中阳心里道,这男子,我两年前看他舞榭歌台之上的风情哪里去了? 关于慕中阳的这段往事,秦楚亲口对秦汉讲述的只有这些,其余的,全是秦汉亲眼所见,亲身所感。他记得师傅秦楚与慕中阳就此熟识起来,来往了好一阵子,关系甚密。直到有一天秦楚突然对他说,你若决定走花旦这条路,就得承受人世间的一切苦,一生都不许悔,并且得断了你的爱,绝了你的欲望。 十六岁的少年秦汉愣在原地,他不懂得断了爱绝了欲望的生活该是如何,他只知道自秦楚与中阳相识以后,他师傅的面容愈发空洞。他在深夜起来给自己泡一杯茶,他痴痴地重复着中阳的那句,我端给你,你喝了它,也就尽其意了。 秦楚在不久之后坚决地告诉秦汉,以后那慕中阳慕先生断不可再进我秦家门,你替我拦着他! 中阳来了,中阳还是来了,中阳带着他的茶来看秦楚了。秦汉无奈地将他拦在门外道,慕先生,我家先生说不想再见您,请您告辞。 中阳面色凝重地望了望秦汉,他黯然地拿出他带来的茶,黯然地说,告诉你家先生,这丁忧茶是安身定气的,还可以解暑。这一道玫瑰花茶,色味浓厚甜腻,可

相关文章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19051603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